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南洋65初三(6)的群博客

这里是南洋中学65届初三(6)班的群博客交流平台。欢迎你,五十八位兄弟姐妹!

 
 
 
 
 

日志

 
 
关于我

这里是南洋中学65届初三(6)班的群博客。欢迎班级的每一位同学参加本群博客。 根据网易网站的要求,每位群博客成员都必须是网易博客的用户。建议您到网易网站开创用户名为 nyms6536xx 的博客,其中xx为你在班内的学号。然后按照《如何登录群博客写日志评论》,参与群博客的撰写和评论。 本群博客只接受本班同学申请参加。 本群博客欢迎所有人访问和评论。

网易考拉推荐

生死观  

来自yu-52   2017-07-28 17:02:44|  分类: 默认分类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下面的文章,是为纪念老友石君写的,是想写写对于“生死观”的思考。
莲池大师说:“生死事大”。我年过古稀,生死不止事大,而且已有些“事近,事急”了。因此,愿意将之发给诸位朋友,看看,想想,并执教。
黄大恭 于杭州
老友的生死观
黄大恭
老友 石 君,化工专家。解放初期从大学毕业,被分配到北方某省城的一家上万人大型化工厂,连续工作了近30年。以他为主体,或由他牵头,为工厂做出过几个当家产品,定型过几项重要工艺流程。他的业务成果与学识,向为同行业所认可敬重,他也一直居于工厂技术带头人和实际技术主管地位,但行政职务却从未越过室主任之类中层位置。
老石与我同乡,长我四、五岁,属同一代人,曾同在那个省城工作生活过20多年,意趣相投,过从颇密,很谈得来,对许多事情的观感也很相近。
上世纪八十年代初,他毅然携全家调回家乡——江南一个地级城市。走前,曾对我说:“我反复思考过,从技术上和事业上说,我在这里已经不再“有可为”。既已进入五十知天命之年,就该知天命了。因此决定回家乡养老去。”
接受他回去的家乡政府,很快就为他量身打造,成立一家化工研究所,配备四、五十位员工,拨下相对充足经费,并在市区中心地带为他一家安置了宽敞住房,夫人孩子的工作、就学也做了较好的安排。老石摆不脱“士为知己者用”的积习,又尽心尽力工作了10年,为当地化工行业发展做出了可观贡献。他在退休之前写给我的信中说: “总算对得起江东父老知遇之恩”。
刚届60岁,他立即毅然办妥全部退休手续,“坚决养老去也”。
退休之后,他拾起工作时期不能尽兴的象棋,尤其喜好在街头广众之地下棋,说是可以多接地气、人气。他的街头棋友大多是一些退休老工人。因为好动脑筋,多读棋谱,加之素有悟性,因此在街头棋摊上,他棋艺最高,加之从不悔棋,观棋从不多语,胜棋从不喜色骄人,输棋从不丧气自馁,总是胜亦欣然,败亦欣然,有时还给棋友讲述棋谱以资借鉴,因此他俨然成了当地街头棋摊领袖。
他还沉迷佛学,读佛经很多,但并不信奉佛教。他自认悟性不够,今生无缘登堂入室。退休之后,他书柜里最多的书,就是棋谱和佛经。
他退休后的日子,过得有滋有味。加上素来身体很好,他常常面带得色,向朋友们说,他是不知老之已至。
可是,天有不测风云。从三年前开始,他间常会感觉阵阵胸闷、气促、乏力、容易疲劳,并伴有一点隐隐胸痛,开始他不当回事。一次,他偶尔与一位老朋友兼老棋友的医学专家老王谈起此事。老王略加询问后,断然对他说:“明天我有专家门诊,你靠中午来,我等你,不见不下班!”老石却笑着回道:“你这家伙搞劳什子癌症研究,做你的朋友可以,做你的病人,就是倒了八辈子邪霉!”王大夫回过头去,揪然一笑。
次日,老石按约去王大夫诊室。王大夫细细询问听诊之后,开了几张检查单,陪着他做过各项检查。之后,说:“过两天,我又有专家门诊,你与嫂夫人一起来,还是靠午时候。”老石隐隐感觉可能出问题了,但没再问,只微笑着说:“遵命!”
两天后,老石夫妇按约去诊室。王大夫对着摆在桌上的一叠检验照片和单子,平静但严肃地说道:“我仔细研究了这些检查结果。我们是几十年的朋友,老石你的为人和秉性我十分清楚,嫂夫人也是女中豪杰,现在我实话实说。你的肺部有问题,已到中、后期。很遗憾,这个病一旦发现,往往就已经到了中晚期,我们医学还只有这个水平。你要不要再到省里、或是北京上海再去看看?” 石 夫人脸色突变,但老石却依然面色镇定、声音平和,微微一笑,说:“去什么省城、北京、上海,到哪里能找到你这么个老王?谢谢你实话实说。说老实话,上次在这儿折腾那么久,你回过头去的一笑,我也见到了,我来这里之前,已经很有思想准备。就这么个病,老王,你说怎么办吧?”王大夫说:“根据我的经验,现在做手术不是最好方案,我看还是先做两、三个疗程的化疗,看进展情况再商量,你看呢?”老石道:“就这么办吧。反正,我老石从今天起,就交给你老王了,你爱怎么折腾,就怎么折腾吧。我一切认命。”
随后的几个月,老石在没完没了的身体与精神煎熬中,做完了三个化疗疗程。停下来后,身体状况慢慢得到相当程度恢复。脱发长起了,饮食、睡眠和精神状况也显著改善了。于是,他又继续上棋摊,继续读佛经,还与夫人去西北、西南旅游过。这段时间,他读了不少关于肺癌方面的书籍,还找王大夫请教讨论。王大夫笑着说:“你这是打算抢我的饭碗来着?”
天不佑善人!一年多后, 石 君的胸闷、气促、乏力、疲劳与隐隐胸痛再次发作,情况比前次频繁而且沉重许多。他去看王大夫,又做了多项检查,王大夫约他三天后去。
他按约去看王大夫,带着一股不祥预感。王大夫以尽量平静的口气对他说:“你的检查结果全出来了。情况是这样:你的癌症没有转移,但是肺部问题又有了发展。肺的呼吸功能已经受到很大损伤,而且很可能会进一步恶化。我与科里的同事仔细商讨过,我们现在提出的治疗方案,就是采取机械辅助呼吸。因为癌症没有转移,加上你的其他器官都正常,因此,采用这种治疗方案后,我们估计,你可以维持较长的生命期。”
以下是老石与王大夫接下来的一段对话:
石问:“你说的机械辅助呼吸,就是切开气管,插管,用呼吸机输氧气呼吸?”
王答:“是的。”
石:“切开气管,插管呼吸后,经过治疗恢复,还有缝合气管、拔管,恢复自主呼吸的可能性没有?”
王:“这是个不可逆过程。”
石:“也就是说,我将从此一直躺在床上,靠呼吸机维持呼吸到最后?”
王:“应该是这样。”
石停顿了一会儿。
问:“要是我不采取机械呼吸,就现在这样自主呼吸,这么拖着,后果是什么?”
王:“最好别这样。如果这样拖着,很可能会因呼吸衰竭,心、脑严重缺氧而加速死亡。”
石又停顿了一会儿。
问:“从呼吸衰竭,到严重缺氧而死亡,这个过程中,人是个什么样的感觉?会不会像溺水或是上吊那样,硬生生被憋死那样的感觉难受?”
王笑了,说:“你怎么想起这么个问题?肺部呼吸功能衰竭了,是造氧功能衰竭,空气还是吸得进去,也就不会发生硬生生憋死的难受感觉。但是,这时人的心血管和大脑无法通过肺的呼吸作用获得所需要的氧气了。”
石问:“这时候人是个什么感觉?”
王:“这时,心血管和大脑,特别是大脑,接收到的,是很少氧气和大量二氧化碳。人因此会很快产生所谓的二氧化碳昏迷。”
石紧接着问:“二氧化碳昏迷,后果是什么?是个什么感觉?”
王微微一笑,道:“什么后果?接着就死过去了。什么感觉,也就是恍恍惚惚,迷迷糊糊,睡着了,睡过去了。”
石一笑,道:“好,这就好!”
王茫然不解,问:“什么这就好?”
石沉思了一下,以恳切口吻地对王大夫说:“老王,你我相交几十年,你该对我有所了解。我的病已经到了这个程度,谁也无力回天。既来之,则安之,我认命了。我现在想要的,是生命质量,而不是生命数量。至于有质量的生命能维持多长,那不决定于我,也不决定于你。有多长算多长,听天由命吧。我如果接受你们的方案,躺在床上,插管,用呼吸机呼吸,一直到死,也许能够多活些年月,但那种生命还有什么质量可言?而且将给我的妻子和家人带来多大的负担?他们的生活质量将会受到多么大的影响!所以,我不能接受你们切管、插管的方案。而且,今天与你的一席谈,让我有了确实把握:如果我坚持自主呼吸到底,大不了,最后也就是二氧化碳昏迷,迷迷糊糊睡过去。这可是多好的结局,多好的“终点闯线” !”
王严肃地说:“生死事大,你要慎重思考后再决定。至少,你该与嫂夫人仔细商量后再说。而且,机械辅助呼吸,是我们作为医方必须提出的针对性治疗方案,你虽然有权不接受,但需要有个正式性的说明。”
石站起来,诚恳地向王大夫说:“你说的是对的。我回去与妻子和孩子们商议,过几天再来看你。如果维持今天的说法,我会带一份书面表态交给院方,‘立此存照’。”
后来,事情就这样定下了。
又过了半年,老石的病症在继续发展,有近半时间需要卧床依靠吸氧。
一天,因为有些受凉感冒,老 石由 夫人、孩子送来医院。王大夫坚持立即住院,输氧、输液再加一些药物治疗,以缓解全身性各种症状。两三天后,老石的身体和精神状况有所好转。但王大夫悄悄告诉老 石的 夫人,说老石的情况并不好,现在只是表面性暂时好转,是药物的短期效用,但随时都可能发生肺部呼吸功能突然衰竭,情况可能急转直下,大家要有思想准备。
此后的第三天,老石一早起来,感觉身体与精神状况比前几天都要好。他还到走廊上散步,与病友们聊天说笑。上午他妻子来,他还要她去买他喜欢吃的牛肉面,中午吃了半碗。说他好好睡个午觉,晚饭再送一小碗炖鸡来,他多吃点,争取加快恢复,早点出院。他妻子照顾他吃完午饭,带着满意的心情回去了。
3点多钟,他妻子突然接到王大夫电话,声音很消沉,说:“老石的情况不大好,你快来,在家的孩子也来。”她心里一沉,感觉出事了!马上与孩子赶去医院。到病房,王大夫在病床旁边站着,老石已经全身用白布单覆盖,已经去了!妻子和孩子已有思想准备,没有出声大哭。妻子轻轻拉开白布单,见到老石脸上表情平和安静,似乎还有一丝隐隐的笑意。王大夫轻轻地说:“老石午睡很好,护士没有发现任何异常。到近3点钟,他还没醒。护士想轻轻叫醒他,却发现老石已经睡过去了,表情就是你们看见的这样,很平和,很安静。老石正是如他自己安排的那样,安安静静睡过去了,没有一点痛苦。能够这样,是老石前世修下的,真是好人有福报!你们不必悲伤,好好送老石走吧。”妻子紧紧握住王大夫的手,说:“谢谢你,老王!谢谢医生护士,谢谢医院。”
老石走了。遗体直接从医院送去殡仪馆火化,只有妻子和孩子们在场,没留骨灰,也没有任何仪式。
一周后,在当地一张报纸的脚落,有一则几十个小字的通告,说石**已于**日故世,一切后事均已结束,谢谢各位亲朋好友对于他一生的关心照顾,云云。
次年忌日,我专程去老石家看望。他妻子带我到他的书房里。书桌书柜仍在原处,整个房间显得空荡荡的,包括玻璃门后面的书格。他妻子似乎看出我的惊异,轻声说:“老石在最后一次入院之前,自己已经将大部分物品分别送人了。他走后,我们又按他的安排,送走一些,他的朋友、同事、棋友也来取走一些,说是留作纪念。所以你看到这个空荡荡的样子。老石说,他赤条条来,就空荡荡走,这就最好。”我看见书桌旁边墙上,挂着一幅老石的照片,是他正在街头下棋,神色潇洒,面含微笑,由一位当地记者现场“偷拍”的。老石一直很喜欢,挂在墙上。照片空白处,有老石工整写下的几个字:“人生如棋局,潇洒行棋,快意收局。”他妻子指着照片,对我说:“这些字,是他最后一次入院前,工工整整写下的。看来,他是已经有预感了。”
我从老石家出来,久久行走在他过去经常下棋的沿江道路上,回忆与他相识、相处半个多世纪的往事。想起刚才看过的他的照片,和照片上的那几行字。突然,顿觉虚室生白,一片空明!好一个“人生如棋局,潇洒行棋,快意收局”!这不就是老友 石 君的生死观吗?
好,好,好一个“人生如棋局,潇洒行棋,快意收局”!
 

也借此機會報一個小祕密...........,医生在老石的點滴中加了瑪非,才讓老石安然睡夢中过世.
  评论这张
 
阅读(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