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南洋65初三(6)的群博客

这里是南洋中学65届初三(6)班的群博客交流平台。欢迎你,五十八位兄弟姐妹!

 
 
 
 
 

日志

 
 
关于我

这里是南洋中学65届初三(6)班的群博客。欢迎班级的每一位同学参加本群博客。 根据网易网站的要求,每位群博客成员都必须是网易博客的用户。建议您到网易网站开创用户名为 nyms6536xx 的博客,其中xx为你在班内的学号。然后按照《如何登录群博客写日志评论》,参与群博客的撰写和评论。 本群博客只接受本班同学申请参加。 本群博客欢迎所有人访问和评论。

网易考拉推荐

梦想和生命  

来自yu-52   2017-06-08 14:33:27|  分类: 默认分类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大光明电影院老板胡治藩和妻子金素雯的命运轨迹

2015-03-01 文/柯兆银 上海故事周末茶座
梦想和生命 - NY6536群博客 - 南洋65初三(6)的群博客

梦想和生命,在建国中路戛然而止

——大光明电影院老板胡治藩和妻子金素雯的命运轨迹

/柯兆银

梦想和生命 - NY6536群博客 - 南洋65初三(6)的群博客

胡治藩在办公室留影


梦想和生命 - NY6536群博客 - 南洋65初三(6)的群博客


金素雯在舞台扮相



2015年3月1日星期天上午,我寻觅着朝建国中路摸去。我要寻找胡治藩、金素雯夫妇的爱巢住所,也是他们梦想未来和最后结束生命的地方。胡治藩、金素雯夫妇的独子胡思华将其父母的事迹写成作品《大人家》,著名导演谢晋看到该书后找到胡思华多次交流,准备把胡治潘夫妇的人生搬上银幕,并希望该片是他几十年银幕生涯的收山之作。可惜,天不假年,谢导猝然辞世,使得拍摄胡治藩、金素雯电影的最后梦想殒落了。

梦想和生命 - NY6536群博客 - 南洋65初三(6)的群博客
谢导在想什么?


才华横溢,红遍了浦江

胡治藩,中国第一家民营银行浙江实业银行第一任董事长胡济生之子,他19岁那年奉父亲命令从东吴大学金融管理系辍学,踏入银行,最终成为知名银行家。他亦商亦文,创作的小说《十里莺花梦》吸引了读者无数,连载该作品的报纸因之洛阳纸贵,卖到脱销;他24岁那年,办了一张报纸《司的克报》,获得新闻界啧啧称奇;他是一位剧评家,写的戏曲评论文章连京剧名角周信芳也佩服不已;他是京剧名票,每每上台和名角同台演出,引来一片喝采。

抗战胜利,胡治藩以浙江实业家身份接手并执掌了由大光明、国泰、美琪等影戏院组成的上海国光影院公司,担任上海大光明电影院总经理。胡治藩为了给电影选片,每天要看好几部美国电影;美国电影首映,好莱坞影星到大光明电影院参加首映式,这是胡治藩首创的。“好莱坞”这个译名,还有当年许多经典电影《魂断蓝桥》《战地钟声》和《出水芙蓉》等的片名,都是出自胡治藩这位大才子之手。1948年,胡治藩策划并组织实施了中国历史上第一次奥运圣火传递,起点在上海的苏州河河滨,终点是上海“大光明电影院”,该活动轰动了整个上海。


梦想和生命 - NY6536群博客 - 南洋65初三(6)的群博客

今日大光明外貌,可曾还有胡治藩神韵的流淌?


金素雯,江南四大坤旦之一,长期与周信芳(麒麟童)同台搭戏,其演艺术被上海滩诸多社会名流所追捧。20世纪30年代,她参加欧阳予倩主持的中华剧团,主演《人面桃花》等名剧,轰动一时。1939年至1940年,她与周信芳王熙春等同台演出于卡尔登戏院。1955年毛泽东在上海出席京剧晚会,金素雯和周信芳合作演出《打渔杀家》。她先后出演过《宝莲灯》、《秦香莲》等京剧,擅演剧目也是她的代表作品有:《雷雨》、《人面桃花》、《打渔杀家》等。

追求爱情,感动了申城

  那年隆冬,京剧名角金素雯在卡尔登剧院演出《桃花扇》,喝采声和掌声此起彼伏。胡治藩坐在台下,深深地被金素雯吸引住了。

1937813日日本人大规模进攻上海,上海爆发了爱国抗日示威游行。浙江实业银行的办公大楼正好位于游行队伍经过的路旁,胡治藩跑出来为游行队伍鼓掌助威。突然,他注意到走在队伍前列高喊口号的人竟然是金素雯。他赶紧跑回办公大楼拿了瓶饮料,跑步送到金素雯手里:“想不到你金小姐会在这里!”

  时隔一周,梨园公会举办抗日筹款集会,胡治藩又看到金素文登台演讲。他候在会场外等她出来,递上名片,“筹款我能帮上一点小忙。”

几天后,金素雯给胡治藩打来求助电话。在胡治藩的帮助下,她为前方将士筹到了八九万元的巨款。

两人开始交往了,并且相爱了。胡治藩早年奉父母之命结婚,已经有了三个儿子。他渴望从封建包办婚姻中走出来,寻求一份属于自己的真感情,于是提出了离婚。那天,他三个儿子在客厅里一齐向胡治藩跪下,恳求他不要离婚,因为母亲受不了这打击。胡治藩心痛如绞,耐心地向儿子们解释。结发妻子陈氏还是感到“被休”没有面子,悄悄地吸食鸦片自杀了。金素雯父亲激烈反对女儿的婚事,理由是“一进门就是三个死去生母的儿子的母亲,他们会仇恨继母的”……1942年春节,胡治藩和金素雯有情人终成亲眷属,他们在建国中路145号购买了新房,在上海国际饭店低调成婚。婚后,夫妇俩夫唱妇随,如胶似漆,恩爱甜蜜……

相信梦想,留在了上海

1949年春天,中共部队逼近上海,国民党政权危在旦夕。许多社会名流,纷纷移居海外,胡治藩和金素雯也走到了人生的十字路口。

已成为香港电影业巨头的吴性栽等,频繁向胡治藩发出邀请,希望他前往香港再创辉煌。

美国好莱坞派出特别代表,从洛杉矶坐军用飞机飞到上海,专程会晤胡治藩,给出丰厚的条件,希望他出任好莱坞高管,主持香港台湾及整个东南亚市场。

直接受命于中共地下党第二号领导人陶铸的胡治藩的堂妹和丈夫也来劝说胡治藩留下,一起建设伟大光明民主的新中国;老朋友田汉的夫人安娥赶到建国中路145号,索性住了下来,耐心地劝说金素雯……

胡治藩最终选择了留在上海。
五星红旗在上海升起,胡治藩成为了“红色资本家”,当时与荣毅仁齐名;金素雯加入上海京剧团,继续她的京剧演艺事业。他们梦想着在新中国如何延续事业,如何对社会作出贡献。

胡治藩拥有了多个头衔,上海市人大代表、上海工商联常务委员和执行主席等,可谓是荣耀一时。但是,他很快心里深处就有了一种惶惶不安的感觉。一年一年很快过去,1961年初,身居高官的老朋友田汉来到建国中路145号他的家,邀请他创作《兴唐鉴》。胡治藩的热血重新燃烧起来,以极大的爱情热情投入创作之中,该剧本很快问世,以后改名为《贞观盛事》。该剧本排练不久,就被北京紧急叫停。1964年,胡治藩受到了内部批判,《兴唐鉴》被指是矛头直指领袖的反党反社会主义的大毒草,是代表资产阶级向党猖狂进攻。

席卷神州的“文革”来了!

19666月下旬,胡治藩被抓起来批斗,造反派用手打他,用脚踢他,甚至把他从楼梯栏杆上头朝下倒挂起来,逼迫他承认写《兴唐鉴》是攻击领袖和反党……胡治藩沉默以对!

7月1日,金素雯穿着整齐的墨绿套装,来到上海京剧院看批判她的大字报,她被描绘成了一个配合资本家丈夫胡治藩、配合黑帮头子周信芳向党猖狂进攻的急先锋。金素雯看完,笑了笑,点上一支烟离开了。

72日,金素雯穿上最漂亮的旗袍去南京路上食品公司,买回来不少胡治藩最喜爱吃的食品。

73深夜,胡治藩夫妇在三楼摆下一桌简单的宴席,两人举酒相敬;他们穿上戏服,唱戏跳舞;待到醉了,迅速服下大量安眠药,相扶着登上两只用毛衣包裹起来的小凳子上;他们面对面,手挽手,然后一起闭上眼睛,一起蹋翻了脚下的凳子……

胡治藩、金素雯的梦想,连同他们的生命,都在上海建国中路145号戛然而止!胡治藩年仅64岁,金素雯年仅50岁!


梦想和生命 - NY6536群博客 - 南洋65初三(6)的群博客

金素雯充满对生活向往的生活照


公安局派人来运载尸体的时候,家门口两边道路都挤满了人,交通为之堵塞了1个多小时,人们默默地为胡治藩、金素雯送行……

两个月后的同一天,即9月3日,上海著名翻译家傅雷和妻子朱梅馥也在家里含愤自尽;一个星期后即11日,饱受批斗摧残的著名京剧演员言慧珠,到饭店饱餐一顿,然后回家穿上戏装自缢身亡……


 寻访故居,只能一声感叹


春寒料峭的建国中路


我很快来到了建国中路。这条马路东起重庆南路连接建国东路,西至瑞金二路连接建国西路据说,1902,法租界公董局越界筑路开辟了这条路,当时名叫打靶场路,同年,又以天主教神父薛华立命名为薛华立路;1943年汪精卫政权接收上海法租界时改名西长兴路,1945年改名建国中路至今。放眼望去,行人不多,还是比较安静的,行道树梧桐树光秃秃的,尽管没有繁茂的树叶,却也显得雄健有力,别有风姿。

我路过了法租界会审公廨的旧址,路过了法租界警务处暨中央捕房旧址,横穿马路,就到了建国中路145号后门。当年胡治藩、金素雯就在这里开始了他们的新生活,当年田汉的妻子安娥就在这里劝说胡治藩夫妇留在上海,当年田汉就在这里让胡治藩创作《兴唐鉴》……

岁月已经让胡治藩金素雯故居完全改变了面貌



仔细察看,暗淡的红墙上,四处电线凌乱,空调蒙着灰尘。门口有“按摩”和“房屋中介”的牌子,还张贴着房屋买卖的信息。站在门口往里张望,楼梯黑乎乎的伸向上面,满眼是“脏、乱、差”的景象。

梦想和生命 - NY6536群博客 - 南洋65初三(6)的群博客

胡治藩金素雯故居的前门已经被众多的房屋遮没了,这是在旁边不远处拍摄的情景,推断其外貌和当时胡治藩金素雯居所相似


紧邻胡治藩金素雯故居旁的弄堂


我要看看145号前门。从东面绕过去仰望,145号前门的外貌都被房子遮没了;我又从145号西边弄堂里绕过去,看见145号前门被更多的房屋堵住了。后门前院,都不是当年胡治藩金素雯居住时的面貌了。

询问正在抽烟的保安是否知道这儿住过胡治藩金素雯,他茫然地摇头,回答从来没有听说过。


大光明老板胡治藩的

              生    死    恋                

      大光明老板胡治藩的生死恋这是一个旧上海名门望族的神秘爱情故事。男主人公胡治藩是出身显贵的大商人,他是旧上海大光明电影院总经理,又曾是中国第一家民营银行的银行家,结识坤伶金素雯时,已是旧婚姻下三个孩子的父亲;金素雯,是江南四大坤旦之一,长期与周信芳(麒麟童)同台搭戏,受上海滩众多顶级社会名流追捧。他们的爱情轰轰烈烈,为了这段爱情,两人历尽煎熬,连生命最后的谢幕,都让历史无法回避……

       
 第一次约会今生不能错过她
    1937年,上海市中心,北风呼啸的隆冬之夜。欧陆建筑风格的卡尔登剧院灯光一暗,整个剧场凝固在静悄悄的期待里,期待一位京剧名角。她就是金素雯。
   大光明老板胡治藩的生死恋 金素雯虽然只有21岁,却已经拥有一支庞大的戏迷队伍。今晚的戏,是金二小姐以副团长的身份打响的“改良京剧”第一炮,一出全新编写的京剧《桃花扇》,她新颖别致的表演赢得了满堂彩。
    坐在台下的戏迷中,有一位金素雯的仰慕者,他被金素雯的表演迷住了。
    他能唱京剧里的多种行当,冷僻的梨园掌故,他亦如数家珍。这位看出门道的“内行”,就是这段传奇故事的另一个主人公——胡治藩。他不仅是一个知名的票友,一个权威的剧评家;他还主编过报纸。而他的主业,竟是个银行家,浙江实业银行总管理处的第二号人物。
    此时,金素雯的天才演出犹如一滴水悄然无声坠落在平静的水面上,微微的涟漪一圈圈地扩散,触动了积压在胡治藩内心的情感:对旧式婚姻的反感,对发自内心的爱的长久渴求。
    他心里只有一个念头:这人太难得了,今生决不能错过她。而让胡治藩终于按捺不住,不知不觉走进仰慕追求者行列的最重要原因,是他对金素雯的印象,有一个巨大的转变。
    那年八一三抗战,上海爆发了大规模的爱国抗日示威游行。浙江实业银行的办公大楼正坐落在游行队伍必经之路,胡治藩站在街边为游行队伍鼓掌助威。突然,他注意到走在队伍前列领着喊口号的人像极了金素雯。等到再走近,看清容貌听清声音,果真是她,胡治藩不由深感震撼。他赶紧扭身跑回办公大楼拿了一瓶饮料,跑步送到金素雯手里说了句:“想不到你金小姐会在这里。”说完,一时语塞,匆匆离去。
  时隔一周,胡治藩听说梨园公会有一个抗日筹款集会,心念一动,主动赶了去,果然再次看到登台演讲的金素雯。他等在会场外,再次说了一句:“想不到你金小姐身在梨园,心在国家,真是自愧不如。”说着,递上自己的名片,说自己在筹款方面能帮上一点小忙。
  金素雯不由仔细打量起眼前人,居然是个仪表堂堂、修长整洁的儒雅君子。她不由心生好感,含笑致谢,忽然问:“那天我在游行的时候送桔子水的,就是你胡先生吧?”
  胡治藩没有准备,人到中年,突然羞涩起来,脸泛红潮。 
    几天后,金素雯给胡治藩打了感谢电话,她为前方将士筹到了八九万元,这在当时是一笔极其可观的巨款,其中近一半是胡治藩筹到的。经过筹款的事,双方都留下很深的好印象。
    过了几个月,胡治藩派人给金素雯送了一张邀请晚宴的请柬,这是胡治藩第一次向她发出邀请。准时到达的金素雯让胡治藩眼前一亮。最先入目的,是用闪光而高贵的紫貂皮制作的、高耸到耳边的大衣领子。豪华与高贵的气势上面,是金素雯一贯的温和而大方的笑容。
  几句寒暄之后,让胡治藩没有想到的是,金素雯端出了心里早已准备好的问题:“看您的文章上说,贵处是绍兴,那想来您的夫人以及家人现在都住在上海了吧?”
    胡治藩一愣,但他明白不能回避的事情只能正视。他娓叙家常一般地谈及往事。口气虽然平和,用词却很谨慎,从自己19年前奉父母之命在故乡结婚说起,讲到生了三个儿子,如今最大的儿子今年已18岁,次子15岁,小儿子也已经8岁,平稳而如实地和盘托出,并无一字提及他的夫人陈允泗。
    第一次和金素雯单独见面后的胡治藩,一如既往做金素雯的忠实观众。当时的报纸杂志,掀起了一个赞誉金素雯的高潮。3月末,胡治藩在报纸上,写了一篇文章盛赞金素雯的演出。
    很显然,金素雯当日的装束是经过深思熟虑的,而有备而来的本身也表明了金素雯对胡治藩的重视,谁会为了一个无关紧要的人,花很多时间去设想见面该穿什么,深究见了面又问什么呢?而对于胡治藩而言,多年来一直是把那个家看做是自己对父命的无奈遵从,一个能晚回就尽量晚回去的家。当天的他,一定觉得核心问题是有了一位夫人,而这一点是有可能改变的。

 

原配夫人挥了挥手:依你,总可以了吧
    家中的妻子陈允泗,是从故乡的封闭环境里走出来的女人。
    从一个家庭的观点看,夫人是好夫人:相夫教子,操持家务,虽然有时会跟丈夫吵嘴,但都是琐碎小事。而且在胡夫人陈允泗的眼中,胡治藩是好丈夫。人才家世都无可挑剔。结婚20年,大儿子都快成家了。对如此心态的夫人提出离婚,恐怕是平地一声雷,打击之大可以想见。但是,要胡治藩放弃金素雯又绝对是不甘心的,他只好硬着头皮找机会摊牌。
    两天后,胡治藩深夜回家,意外见夫人端坐等候,开口就问他:“你想想你是什么人?”“捧戏子、唱戏、写无聊文章,这就是你身为父亲、身为叔父,为胡家的子侄辈该做的榜样吗?你应该要一门心思做行(指浙江银行)里的事体,将来若都像你这样,胡家门怕要完结了!”
    突如其来、严厉的谴责,使胡治藩气恼而意外。他正想反驳,忽然注意到茶几上有几份报纸。他一下子明白今晚夫人说辞的来由,于是转过话题:“我写剧评多年,捧的人多了,怎么你今天突然说这种话?”
    陈氏夫人的回答是,现在啥人都晓得,你现在看戏,只看这个下作戏子的戏。说着指着茶几上的报纸。
    胡治藩不能接受“下作戏子”四个字,反驳说,“你毫无根据怎么能如此说。原来这么多年你看不惯我,那我和你离婚好了,现在是民国,离婚也很平常。”
    陈氏夫人愣了,完全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
    她潜意识里似乎高估了丈夫对自己的这份感情。虽然她觉得丈夫对金素雯很认真,发展下去对家庭有威胁,因而希望利用家族利益、长辈形象的力量。但万万想不到,居然会听到“离婚”二字。万千委曲顿时化作伤心泪水,她低泣着回房去了。自此再不和胡治藩多说话。
    第三天,胡治藩的大嫂出面说和。胡治藩告诉嫂子,多年的隐忍难以为继,决心已定,不可挽回,让大嫂转告,请陈允泗提离婚条件。
  胡治藩和金素雯这两个有心人之间,横着一个大大的,难解的死结。之所以说难解,因为是对着四个人而言的。这四个人是胡治藩的原配夫人和三个已经长大的儿子,那是一个完整的家呀!他们要跨越多少高山,才能走到一起呢?
    1941年5月,整整一个星期,胡治藩盘算着如何劝说妻子。回家路上,还在做最后的推敲:“20年中,你我没有建立起感情,同床异梦,错点鸳鸯谱的责任在于错误的时代,错误的婚姻制度。你我都是受害者。你已经习惯了,准备将错就错,而我不肯。所以准备用顾全你的面子的办法,保证你生活需用的措施,来纠正历史造成的错误。”
    走进那间房子,妻子一反过去的气愤、激动,口气很平淡地问,你来谈离婚的事,对吗?
    胡治藩多少有点意外,“是呀。”答完,正想从20年前说起,道:“那时候……”
    陈氏夫人挥了挥手,打断了胡治藩的话头,依然是很平淡的口气,道:“依你。”
    胡治藩一愣,正想开口。陈氏夫人再挥了挥手,“依你,依你,总可以了吧?”
    令人颇感狼狈的好消息,一种一脚踏空的尴尬。陈氏夫人再挥了挥手,“好了,你去吧。”
    一丝伤感从胡治藩心底浮上来。胜利,居然是如此的无奈。这里已没了家的味道。
    7月末,胡治藩再次回家,摊开准备好的离婚文件,问陈氏夫人是不是听听细节?她答复,是不是让我再清静几天?你放心,都依你。你又不会骗我,儿子也是你的,都依你。
    8月17日的清晨,胡治藩办公桌上电话铃声起来。
    不好!电话里是妹妹的声音。昨晚寂静深夜,二嫂服毒。你快回来吧。
    空荡荡的弄堂口站着一个人,这个人是妹妹。妹妹的身后,有一辆白色汽车。
    妹妹说,吃的是鸦片。医生刚到,一看就说,看来吃得非常多,希望不大,还在抢救。
    凄惨的哭声开始隐隐传来,胡治藩的脚步慢下来,在跨进大门之前,胡治藩已经看到了所有的悲惨画面:扑上来的小儿子,往后退的二儿子,妻子苍白转青的遗容…… 


生命尽头相拥绝唱桃花扇
    第二年的农历三十,奉梨园行祖师爷的遗训,金家的年夜饭提前到中午吃。旧时戏班的人,年三十晚上常要赶场子,散场已过了午夜,所以年夜饭不得不提前到中午。
    “呃哼。”寂静中,金老太爷半向祭堂,半向小女儿,声音回荡空中,“列祖列宗在上,素雯,你的终身大事究竟是如何着落?”
    秉承旗人个性的金素雯,抬眼正视金老太爷平声回问道:“阿爸,你说胡治藩有什么不好?”
    金老太爷一下子僵在那里,额头上青筋暴起,他激动起来,高声喊出藏在心里的、不吉利的重话:“胡治藩的三个儿子,一辈子都要咬定他们的妈是你害死的,你懂吗?”
    泪珠晃动在金素雯的眼角,她的声音有点颤:“不错,胡治藩的儿子会说我害死他们的妈,不止他们,这样的话还有人说。那些个记者就会说,金素雯逼死了胡治藩的老婆!”
    金老太爷和大姐金素琴,闻言也一震。金素雯的声音平静下来:“本来这件事也许要闹到满天风雨的,可为什么直到今天还是风平浪静?那是因为胡治藩的学问受人敬,为人让人帮!上海滩上还有谁能让这么多的朋友诚心诚意地帮他?这样的人,有什么不好!”
    金老太爷怒道:“你怎么不明白,不是他的人不好,是他的环境可怕!”
    金素雯端起杯子,“不是人不好,是他的环境可怕。这么说,是好人在患难之中……”
    她停了停,举杯到嘴边。父亲和姐姐已经听懂了下面的意思。是的,这就是金素雯要说的话:“总不能弃人于患难之中。”
    金素雯看着酒杯,加了一句:“阿爸,阿姐,我明天和胡治藩订婚。”言罢,干杯离席,上楼取衣,下楼出门。
  金老太爷黯然起身离席,不禁长叹一声:“命,命啊。”
  经历了磨难和曲折之后,1942年春节,胡治藩和金素雯终于结为伉俪,婚礼在上海第一楼国际饭店举行。婚后,夫妇俩恩爱甜蜜,琴瑟和谐。不久,胡治藩主持了当时全亚洲最豪华的建筑,远东第一的电影院——大光明,并成为美国八大影片公司在中国的独家总代理。
  解放后,胡治藩的国光影院公司公私合营,成了红色资本家。当时上海有两大“红色资本家”,一个叫荣毅仁,另一个就是胡治藩。而金素雯则加入上海京剧团,在新社会中满腔热情地继续她心爱的京剧演艺事业。
    转眼十年动乱爆发。随着姚文元父亲、旧文人姚蓬子提示,胡治藩受到了集中批斗。到1966年6月底,批斗会发展到动手打胡治藩、用脚踢他的地步,甚至把他从楼梯栏杆上头朝下倒挂起来,逼他承认错误,而胡治藩只是沉默不语。
    7月的第一天,金素雯一反常态,穿着整齐的墨绿套装,神态镇定地来看大字报。
    那时京剧院里面的大字报,金素雯已经成为配合资本家丈夫胡治藩、配合黑帮头子周信芳向党猖狂进攻的急先锋。金素雯看了很久,看完,笑了一笑,点上一支烟,离开了。
    老保姆回忆:第二天金素雯穿上了最漂亮的旗袍出门,去了南京路最大的食品公司,带回来大包小包的食品,都是胡治藩最爱吃的食物。老保姆后来后悔,怎么就没有想到,他们已经在告别世界。
    7月3日深夜,胡治藩、金素雯双双自尽了。
    在建国中路的三楼,相连两个大房间的门框上方的墙面上,用螺丝刀戳穿了一个洞,环形的绳子穿过门框上方的洞,从门的两边悬挂下来。一个绳环,变成了两个套环。
    两人将两只垫脚的小凳子用毛衣包裹起来,避免声响,一起站上去。右手挽着右手,左手挽着左手,面对着面。闭上眼睛,一起踢翻脚下的椅子……
    胡治藩与金素雯在玉碎之前,说了什么,都将随着他们的英灵飞去,成为永恒的秘密。
  有一点是得到一致公认的:这两个人是中国最早的一对以生命搏击浩劫的夫妇;翻译家傅雷夫妇在两个月后的同一天,步金素雯、胡治藩后尘。

 
陈氏夫人的孙子找到了胡思华
  胡治藩和金素雯的生死恋,是由他们唯一的儿子胡思华在《大人家》一书中公之于众的。我很幸运地走访到了胡思华先生。由于金素雯在三岁时曾经差点病危,身体条件不容易怀孕,对她来说怀上孩子已经是个奇迹,这使得胡思华成为两人唯一的儿子。
  胡思华先生笑说自己是少年富贵,青年悲惨,中年坎坷忙碌,老年才得闲。当年父母以自杀的方式结束生命后,他便被看作是反革命集团头目,一度在外流浪漂泊,即使平反后,他仍然过着被排斥赋闲的日子。直到1980年移居美国,37岁的他才真正开始自己的事业,之后又回到上海担任美国著名国际广告公司驻中国代表。
 大光明老板胡治藩的生死恋 提起追溯这段爱情故事的初衷,胡思华感慨万千。大约在十年前,他还在筹备自己另一本书《趣眼拾遗》的时候,不可避免地被问起他的种种,他家里的种种,那时便有人建议为什么不写一写你的家。
  其实,这个念头不知道在胡思华的心里萌生了多久,藏了多深。但始终在写与不写之间,矛盾徘徊,因为这个回忆时不时会擦伤他心灵的痛楚。直到有一天,胡思华耳边悠悠响起《万水千山总是情》这首歌,一句“但求山水来作证”,突然触动了他心灵深处的那根弦。
  当我们聊到胡治藩时,胡思华先生言语中情不自禁地流露出对父亲的崇拜。他的同父异母的三个哥哥,即陈允泗所生的三个儿子:大儿子胡思纪是经济学硕士,香港浙江银行的董事长;二儿子胡思庆是圣约翰的文学博士,上海话剧志单独立传的名角,主演过《陈毅市长》;三儿子胡思永是建筑学博士,造过上海的地标建筑新锦江饭店。但几个儿子的成就加一起也比不上胡治藩。
  谈起整理这段故事的过程,胡思华说一直在提醒自己尽可能站在陈氏夫人和母亲金素雯的立场,客观地反应这段家族历史。当他历时三年多终于完成创作时,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很慎重地把书寄给陈氏夫人的后人——胡治藩的另外三个儿子和家人。虽然就如当年金素雯的父亲对金素雯所说的那样,陈允泗的三个儿子会恨你一辈子,从小胡思华和同父异母的哥哥就几乎没有兄弟亲情,文革后更没有来往了。但胡思华还是决定那样做,他觉得应该和他们一起回顾这段可能彼此都不愿再提起的历史。他找到了他们的地址,把书一一寄了出去。胡思华自己明白,即使没有回应,他也欣慰了。
  出人意料之外的是,突然有一天,二哥胡思庆的儿子胡康钢看到书后上门找到了胡思华,原来侄子开的公司离胡思华上海的家只有几步之遥。侄子握着胡思华的手,诚恳地说:“小叔叔,感谢你客观而公正地描述了我们家族历史。”真是应了那句话:相逢一笑泯恩仇。
 
                                                 【  摘自:《现代家庭》A2009年12月刊  籽言/文】

  评论这张
 
阅读(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