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南洋65初三(6)的群博客

这里是南洋中学65届初三(6)班的群博客交流平台。欢迎你,五十八位兄弟姐妹!

 
 
 
 
 

日志

 
 
关于我

这里是南洋中学65届初三(6)班的群博客。欢迎班级的每一位同学参加本群博客。 根据网易网站的要求,每位群博客成员都必须是网易博客的用户。建议您到网易网站开创用户名为 nyms6536xx 的博客,其中xx为你在班内的学号。然后按照《如何登录群博客写日志评论》,参与群博客的撰写和评论。 本群博客只接受本班同学申请参加。 本群博客欢迎所有人访问和评论。

网易考拉推荐

生死时速:航班延误79分钟 147名乘客等待一颗心脏  

来自yu-52   2017-06-23 16:10:04|  分类: 默认分类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生死时速:航班延误79分钟 147名乘客等待一颗心脏

2017-06-23 07:58来源:后窗

原标题:生死时速:航班延误79分钟 147名乘客等待一颗心脏

不确定的等待,到了雨季尤为焦灼。

肖智旗的飞机又延误了,尽管这是南方最近以来一个难得的好天气。已至深夜,上海浦东机场203号登机口人满为患。当天,机场播出了唯一一条航班延误通知,包括他在内的147名旅客全部滞留在候机大厅里,等待几位姗姗来迟的“要客”。

肖智旗在美国读书,刚刚坐了15个小时飞机到上海,现在要转机去武汉。回国时的那趟航班就不明原因地延误了一个小时。他忍耐着疲惫与不满,靠着沉重的行李箱。在给武汉等待的朋友发微信时,他一顿抱怨:“今后,再也不坐这家公司的飞机了。”

因为戴着耳机,肖智旗并没有听清机场广播的具体内容:“我们要等待一颗移植的心脏到武汉救人。”

此时,62岁的李文正躺在武汉协和医院病房里。他下肢水肿,伸一伸腰就会气短,想翻个身更是气喘吁吁了。他患有扩张性心肌病,心室收缩力减退得厉害,还伴随着充血性心力衰竭。这意味着他的心脏将一点点地衰败,直到停止跳动。医生私下告诉李文家属,死亡随时可能发生。除非及时移植一颗健康的心脏。

其他病人也能听到这样的宽慰,但每隔一段时间,就有病人等不及心脏供体便离世了。中国每年大约有150万器官衰竭患者,但仅有1万多人能得到器官移植的救治。而在所有移植手术里,心脏供体最少,对时间的要求也最高。

李文的运气出现在2017年6月7日,一颗心脏供体与他匹配。但供体不在武汉,而在700公里之外的杭州。当夜,杭州已无飞往武汉的航班,距离最近并且还有航班的只有上海浦东机场。

MU2520,就是肖智旗要坐的这一班,这是最后一班能够给李文带回心脏的飞机。

生死时速:航班延误79分钟 147名乘客等待一颗心脏 - NY6536群博客 - 南洋65初三(6)的群博客

(在中国,航班延误时有发生。5月4日广州暴雨,白云机场87个航班被迫取消,延误1小时以上的航班数最高峰达68个。图为乘客对“航班延误却得不到妥善安排”提出申诉。图片来源网络)

不可能的任务

6月7日下午3点,武汉协和医院的外科医生郭超接到一个电话,器官移植办公室主任刘金平打来的。刘金平语气急促:“浙大一院(浙江大学附属第一医院)有一位供体签完了器官捐献协议,与我们的一个病患匹配。你马上出发,在给你定去杭州的机票,4点55分。杭州没有回来的票,我们路上再想办法!”

郭超很快就理解了刘金平的意思。从医10年,经验告诉他,在器官移植中,成功数量最多的是肾脏,因为肾脏捐赠是两颗,而一个受体只需要一颗。其次是肝脏,因为肝脏的冷缺血的时间较长,手术成功率高。最难的就是心脏,稀有,而且冷缺血时间最短。

从供体的心脏停止跳动、离开供体,到移植进受体身上并复跳,中间的间隔时长被称为冷缺血时间,国际上的心脏移植冷缺血时间多在6小时。冷缺血时间越短,移植的效果越好。临床经验显示,心脏的冷缺血时间的极限值不能超过6到8小时之间。超过8小时,心脏的间质就会出现轻度水肿,肌原纤维会出现少许溶解。

挂断电话,郭超直奔医院大门。按惯例,医生接到器官移植的信息,就马上出发,哪怕是正在操作手术。同样赶来的还有一名外科医生和一名灌注师,一辆车已经在医院门口等待。

去往机场的路上,郭超收到刘金平发来的路程安排。19点在杭州,开始取心脏手术,一小时结束。22点45分之前,赶到上海浦东机场,搭乘MU2520号航班,这是当夜最近的一班回武汉的飞机,也是最后一班。凌晨两点,武汉协和医院就要开始做移植手术——否则心脏就要超过冷缺血的极限值,手术有可能失败。短信末尾还有一句提醒:“任何一个环节都不能出纰漏。”

但这份计划过于理想,没有留任何时间给堵车、限速、晚点以及术前准备,杭州到上海距离200多公里,盘亘在三座城市里至少还有44盏红绿灯。

刚到武汉机场,郭超就遭到迎头一击。候机大厅播出广播,前续航班将晚点35分钟。

郭超在登机口徘徊了5分钟,拿起电话。先打给杭州,要求压缩手术时间,第二个电话打给浦东机场,他对当天的值班员谈济平说:“手术要往后推,希望航班等我们一下。”

“要等多久?”谈济平问。

“不知道。”郭超有些沮丧。

傍晚17点正是上海傍晚最美的时候,夕阳穿过雨带云层中的夹缝,照亮了整座浦东机场的候机大厅。这是梅雨时节难得的好天气。谈济平对请求协助器官移植的电话并不陌生。半年来,东方航空公司就运输了87例活体器官。谈济平拿起电话,准备向上汇报,突然想起自己忘记问郭超在上海哪家医院。他以为手术是在上海进行。电话回拨过去,但没有接通。

郭超的飞机到达杭州时已经是19点,正是这个城市的交通晚高峰,杭州市区的道路上排起车龙,在路上又花了一个多小时。走进浙大一院手术室时,他心里明白,上海那趟最后的航班有可能赶不上了,但他还是打起精神做手术。

除了两名红十字协会的成员,一直等待郭超的四名医生,一名麻醉师和一名护士已经穿好了手术服。他们将一道从供体身上取下心脏、肝脏和两颗肾脏。这意味着这个世界上将有4个人,因为他的捐赠,而延续生命。

郭超后来回忆,“我们只知道他45岁。脑死亡,是一位安徽的先生。”

因为配合紧凑,半个小时,手术结束。医生们没有一句交谈,就带着移植的器官,分头赶往下一场手术。

急速奔驰在沪昆高速上,郭超看了一眼后备箱那个保存着心脏的箱子,又看了一眼手表——此时是晚上9点30分。整个计划已经延误了一个小时。

郭超心里清楚,心脏一旦超出冷缺血时间,心肌的细胞基质将轻度肿胀,肌节短缩。这将极大地丧失心肌的收缩力,复跳的可能性很低。

想到这里,这位资深外科医生的手有点抖,他划动手机屏幕,看到谈济平打来的未接来电占满屏幕。郭超给谈济平回电的时候,人有些恍惚。“我必须赶上这一班飞机,这可是一颗救人的心脏!”电话的结尾,郭超激动了。

谈济平这才知道,郭超不在上海,而是在两百多公里外的杭州。要赶上22点45分的起飞时间,已经没有可能,但它确实是最近的,也是最后的飞机。

人为延迟航班是航空公司的大忌。谈济平感觉到事态严重,他表示要上报领导。

“要快,不要计较成本!”

21点36分,消息传到东航当晚值班经理俞平的耳朵里,她刚端起碗准备吃饭。

过去5天,俞平总是赶不上饭点。多日的雷雨,让航空气象云图变成了“番茄炒蛋”——雷雨密集的红色区域,航班需要取消;橙色与黄色,也会影响航路。特别是6月5日的航空气象云图上,中国的整个中带地区都是“番茄炒蛋”,浦东机场取消了30多个航班,俞平都不记得接到多少值班员相同的电话:“完了完了,航班又不好了!”

当天,部分滞留旅客将服务台围住,不停地喧闹与争吵。俞平和她的手下分头安抚旅客,说了一整夜的“抱歉”,她患上了感冒,咽喉肿痛,声带沙哑。下班时已经是次日凌晨5点。

6月7日的好天气终于把积累了5日的滞留旅客消化完毕。处理完最后一个旅客的投诉,俞平心情有些轻松,她想着早点下班:22点零5分,东航的值机柜台就要截载了。

MU2520从上海到武汉总共飞行2小时5分钟,是深夜航班。如果延误太久,旅客的情绪可能会失去控制。几天前,喧闹的旅客将服务台团团围住的场面又映入俞平的眼帘。

她将郭超的原话转到总值班室。5分钟后,主管飞行的东航公司副总姜疆匆匆赶来。飞行员出身的姜疆先给航运部门打电话,“要快,不要计较成本!”又告知当晚的值班经理:“要安抚好旅客,要解释清楚,我们要等这颗心脏!”

俞平详拟了一份广播词,用词恳切、语调温柔,希望大家谅解,一同守望。之后她增加了值班人手,如果出现个别情绪激动的旅客,就分开安慰,以免这种激愤的情绪在群体中传播。

广播在候机大厅和贵宾厅响起后,有旅客从位置上弹了起来,他们对消息的真假充满狐疑,不时有人走到服务台询问,“那个医生人在哪里?”“怎么现在就知道等一个小时?”

53岁的蔡仲曦是当晚的乘客之一。他每周都要坐飞机出差,对非自然原因的延误非常恼火,却从未投诉过。人生经验告诉他,“投诉没有用的,在中国,需要的是觉悟。”他年轻时学医出身,毕业后又做了三年医生,完全理解这种人道做法。听到消息,他试图去安抚周围的旅客,但大家似乎并没有过激的举动。

郭超的汽车在沪昆高速路上朝着浦东机场飞驰。高速路边的限速牌显示时速应不得超过120公里,但车速表的指针从未低于130。面对郭超的催促,司机有些不耐烦,“最快也要两个半小时!”

每隔20分钟,郭超就通过微信发送位置给值班员谈济平,方便推算出到达时间,为绿色通道做准备,并在郭超到达时,完成所有旅客的登机。这样可以减少所有旅客的登机时间,同时又缩减旅客在狭窄机舱内等候的时间。谈济平的手机屏幕上,这颗红点正不断地从杭州向上海靠近。

MU2520航班机长米仁贵准备亲自驾驶这次的短途航班。他刚从宜昌飞到上海,几日来的延误加深了他的疲倦。以往,9年驾龄的他只飞恶劣天气,或者国际航班。但这次不同。安排好具体工作后,他终于可以靠在沙发椅上打个盹。

23点整的闹铃激醒了他。20分钟后,医疗小队将到机场。他揉了揉眼睛,一口气喝掉了一大杯咖啡,他通知机组人员安排旅客陆续登机。

23点20分,郭超在浦东机场的门口下了车,东航专备的一辆汽车在登机口等待他们,直达飞机停靠的位置。隔着车窗,郭超看到20到30个工作人员在停机坪等待,那几乎是当晚的全部的值班人员。

进入机舱,郭超有些愧疚,毕竟让这么多人等那么久,他正准备向乘务长道歉,但乘务长却说:“机组和全体乘客都在等待你们,辛苦了。”

郭超和他推着的那只蓝白色冷却箱打消了乘客之前的狐疑,不少人伸出头观望,还对他微笑。乘客蔡仲曦回忆:“以往飞机延误,乘客们上机,总是抱怨,很容易起摩擦,但当晚特别安静。”

冷却箱是方正的形状,空间占的比较大,头等舱区域最为宽敞,为了便于照顾这个箱子,乘务长为郭超免费升舱。

乘务长再次播报感谢信,肖智旗这才明白延误的真正原因,他在关机前给朋友做了解释,为自己之前的轻率抱怨、后悔。同时又有些庆幸,觉得自己的等待也成为了救援的一部分。

郭超正好就坐在他的左边,那个藏有心脏的箱子放在头等舱中间最宽的地板上。肖智旗的第一感觉是有些害怕,对于一个20岁的年轻人而言,疾病和死亡还是很遥远的事。但好奇心驱使他产生了几个疑问,这颗心脏能够在这个箱子中放置多久,病人在心脏移植后的生存几率有多大,这样的事在中国是经常发生,还是偶尔发生。

他几次准备提问,都因为看到郭超过于紧张而作罢。他注意到,郭超不时地小口喝水、抿嘴唇、不断地卷起袖子看手表。

马上就到凌晨了,飞行预计要两个小时。郭超不敢去想,如果手术拖到凌晨3点,之前所有的努力都将功亏一篑。

生死时速:航班延误79分钟 147名乘客等待一颗心脏 - NY6536群博客 - 南洋65初三(6)的群博客

23点20分,郭超小组携带移植心脏在浦东机场入口接受机场安检的人工检查。图片来源网络)

“跳了吗?跳了吗?”

因为是深夜,航班较少,浦东机场关闭了一条起飞跑道。在仅有的一条起飞跑道上,通明的灯火将十余架排队的飞机尾翼照得明亮,若是排队,MU2520还要半个小时才能起飞。

米仁贵申请优先起飞,得到塔台允许。他启动发动机,飞机从第三个道口,转入侧道,一路超越了排队的十余架飞机,在用于通信的甚高频上,没有一架飞机对这个插队者表示异议。

米仁贵调整机身,对准跑道,踩油门、摁拖杆,发动机发出加速前的轰鸣,滑跑越来越快。他一拉杆,150名乘客以及一颗心脏一起飞向武汉。

此时是0点04分,整个计划已经延误了79分钟,距离心脏冷缺血进入倒计时还剩两小时。

从上海飞往武汉的航线是M型,比地面直达的道路还远,按照往常260海里至270海里(约合500公里每小时)的匀速——这不仅符合节油政策,而且对飞机的磨损最小,但两小时才能到达目的地。

米仁贵在空中3次申请直飞,均得到了航空管制的支持。飞机驾驶仪表上的速度(海里每小时)从280、290、300,直到310。

凌晨1点,地平线上出现的城市灯火告诉米仁贵,武汉到了。

武汉协和医院,患者李文被推进了手术室。

飞行生涯以来,米仁贵第一次申请以最短的距离落地。在飞机轮子轻触跑道的一瞬间,他减小油门,集中精力,注意迎角、防跳、频繁轻踩刹车,保持直线滑行。飞机接地很轻,因为米仁贵记得那颗心脏还停放在机舱的地板上。

凌晨1点25分,飞机停稳。此时距离心脏冷缺血进入极限值还剩35分钟。

透过驾驶舱的左边窗户,米仁贵看到一个绿色的背影先行下机,身后还拖着一个箱子。后来查找新闻时,他才知道,那个人应该就是郭医生吧。

搭载郭超一行人和那颗心脏的小车很快消失在机场空旷的雾霭之中。20分钟后,郭超三人走进手术室,主刀的刘金平与董连国已经穿上手术服在那里等待。

2点零4分,心脏移植手术开始。跨越1700公里的整个计划仅延误了4分钟,没有超过冷缺血的最大极限值。但郭超还是内心不安,他申请留在手术室内。

70平米的手术室,在深夜显得尤为幽静。无影灯亮起,主刀医生董连国与刘金平走上手术台,全场气氛凝重,只有器械发出偶尔的碰撞声。

手术进行了两个小时。凌晨4点,两位主刀医生将这颗心脏完完全全地放进了李文的胸腔,并接上了所有经脉,刘金平轻轻说了第一句话:“开放”。

血液重新灌注进来。一位护士隔着麻醉机,小心又兴奋地问:“跳了吗?跳了吗?”

郭超目不转睛地盯着监护仪,他捕捉到了仅存在二分之一秒的那个画面——心肌监护仪上出现一个巨大的波动,波幅大,并且匀称——郭超笑了,那是心脏收缩强有力的表征。

7个半小时后,这颗心脏在新主人的身体里做出了第一次跳动。

(文中李文为化名)(凌晨1点25分,飞机停稳,郭超小组先行下机。摄影:《楚天都市报》记者魏铼)

(郭超小组奔向专车。20分钟后,他们将到达武汉协和医院。摄影:《楚天都市报》记者魏铼)

生死时速:航班延误79分钟 147名乘客等待一颗心脏 - NY6536群博客 - 南洋65初三(6)的群博客(“今天的航班承载着生命的希望,因此而造成的延误也就很值得。”一位乘客写到。图片来源网络)

作者:龚龙飞

编辑:王珊

来源:搜狐号《后窗》 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评论这张
 
阅读(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