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南洋65初三(6)的群博客

这里是南洋中学65届初三(6)班的群博客交流平台。欢迎你,五十八位兄弟姐妹!

 
 
 
 
 

日志

 
 
关于我

这里是南洋中学65届初三(6)班的群博客。欢迎班级的每一位同学参加本群博客。 根据网易网站的要求,每位群博客成员都必须是网易博客的用户。建议您到网易网站开创用户名为 nyms6536xx 的博客,其中xx为你在班内的学号。然后按照《如何登录群博客写日志评论》,参与群博客的撰写和评论。 本群博客只接受本班同学申请参加。 本群博客欢迎所有人访问和评论。

网易考拉推荐

父亲,您和陆焉识很像吗  

来自yu-52   2016-09-12 09:48:53|  分类: 余适红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父亲,您和陆焉识很像吗? 

2016-09-11 王勉 六根
2016年09月12日 - NY6536群博客 - 南洋65初三(6)的群博客


父亲,您和陆焉识很像吗?


文 | 王勉


我父亲有一本日记,巴掌大小,老旧的工作日记本,里面的字迹工工整整,无一字应付潦草。这本日记在我20岁左右时到我手上,立刻成为让我的心最柔软也最坚强的一个物件。这个本子有个名字,叫做《我与女儿》。


我出生于1971年12月21日,父亲为这一天记下了一句诗:“花如飞雪花底子,雪似扬花雪中珍”,以此说明这个孩子孕育于春分时节,降生在冬至时分。而父亲的《我与女儿》的日记也从这一天记起。那一年他30岁,已经在大兴县红星公社的劳改农场里劳动了13年。


“频惊中夜梦,遥聆一声啼”,我这样诞生在父亲的日记本里。父女相见却是在半个月之后,因为妈妈带我寄居在密云县姥姥家,而父亲从农场里出来仍需请假告准。现在的密云县城踩下油门一小时即到,那时候需要坐几个小时的火车,所以,不管是妈妈还是我,见到父亲的次数都屈指可数。


见面少信就多,父亲的日记中抄录了多封妈妈的信:长湿疹了,会笑了,夜里很少哭了,种牛痘发烧了……妈妈都一一汇报。两个人在信中交流着一个小婴儿的成长,父亲的惦念、担心和会心的笑往往跃然纸上。


一般月余或者再长些,父亲能回来一趟,待上一半天,这时,日记中就出现了小婴儿活灵活现的样子:三月一日看到了女儿真正的笑,一笑十分甜,令我心花开。


2016年09月12日 - NY6536群博客 - 南洋65初三(6)的群博客
我一直很想和父亲聊一聊他年轻时的事。


五月二日,女儿自己拿着花铃棒,拿得很稳,但不会玩。大人拿着摇,小眼睛追着看,晶莹透明。


五月三日,父亲拍着女儿睡,女儿却望着妈妈,妈妈一招呼,女儿嫣然而笑。明天爸爸就要回场了,晚上,女儿大声地和爸爸谈话,咿咿呀呀,直到深夜。


五月四日,十时许,吻别女儿,她的笑容多么惬意,我的心绪无限怅惘。


十月二十一日,记忆开始出现,智力正在增长。这种发育作用于我的第一种现象就是认生。女儿在我的怀抱里很生疏,紧张不安,一旦看到母亲,则非要扑过去不可,令我遗憾不已。


本子里有图表,仔细看,那是我的婴儿期体重记录,蓝色彩铅线条代表正常婴儿体重,红色线条是我的体重增长情况。红线条一直高高地横在蓝线条之上,后面是父亲母亲喜气洋洋的书信互告。


我一直很想和父亲聊一聊他年轻时的事,是什么样的罪名使他在17岁的年华被送去劳改?和陆焉识很像吗?他只是轻描淡写地摆摆手:哎呀,就是碰到一个大马蜂窝。在他的语气里,已经把这件事当做笑谈,真的好像只是无意中撞到了大马蜂窝,自己倒霉而已。


我零零散散地知道,父亲是男四中的学生,学业很是优秀,最引以为傲的是语文学科。17岁参加高考,第一志愿是清华大学建筑系,录取通知书迟迟未来,来的是“现行反革命”的沉重帽子,他立刻被发配到大兴县红星公社的一个农场里接受改造。什么罪过?影影绰绰。


父亲在37岁时获得平反,这期间,他一直待在那个农场里。我小时候还去过几次,看着他到地里割麦子,去果园打农药摘果子,好像还给奶牛喂过草。接到被平反的消息,他去取回自己的档案。父亲回来颇为惊讶地说:真是奇事,我在档案里看到了我的大学录取通知书,被清华录取了,还有成绩单,数、理、化三科满分,平时最棒的语文倒是64分。下面又写着:政审未通过,不予录取。  


他把我命名为“勉”,日记的首页用建筑系学生必须学会的仿宋字体工整书写:我儿自勉旃。他一直希望我能够自己努力,这是命名的含义。因为他觉得从他那里他的女儿得不到光荣与资助,因此她必须努力加倍。


我想我从未达到他心中的自勉的期望,因为从他和妈妈的感情淡化开始,我就有些自暴自弃加玩世不恭,他们夫妻的长期分居以及自顾不暇,还是带给我几乎难以抵御的影响。


他却不是,20年的挫折,似乎没有磨灭他的志向。


平反后,他参加第一届成人高考,北京市第一名。三年时间,每星期有几个晚上,他往返于大兴县和首都师范大学之间,读他颇具才情的中文专业。然后,他成了一名语文老师。


父亲先后任教于好几所学校,他教学虽然是半路出家,但从一开始,就因分外的投入和别具一格的创意教学博得着学生的热爱。最初几年,每天凌晨两点后睡觉是家常便饭,用功动脑出成果,十几年的时间,父亲已经是北京市特级教师和语文学科带头人。


但是,他的忘情工作不可避免地弱化了我的存在,以至于我经常需要到他的日记里寻找被父亲爱、被父亲在乎的证据,而爱的话语得不到印证,又成了谎言。好几年的时间,就这么寻寻觅觅,父女的感情几近疏离。


前一段时间,中国教育电视台录制了他的一期《老师来了》的节目。现场很是热烈,他的各届学生集聚一堂。有一位同学展示了一张当年父亲亲手做的奖券:素白的纸笺上是父亲亲手写下的勉励学生的话语。


下面一群同学都亮了眼睛,原来保留着奖券并带到节目现场的不止他一人。同学们交换着奖券,有的不禁潸然泪下,一个同学说:感恩在学生时代遇到了让自己受益终生的好老师。


父亲回家后深夜发条微信:17岁到农场劳改,37岁平反。二十年并非沦丧,得出两点认识:第一,陷入厄运,咎由自取,全因哗众取宠,不知母亲艰辛;第二,生活不会因为昔日的厄运而原谅你今日的无知无能。


2016年09月12日 - NY6536群博客 - 南洋65初三(6)的群博客
一个教师的全部尊严在于思想。


我更坚信,一个教师的全部尊严在于思想;而坚守理性思维,一定可以触摸到语文学科规律的真谛——城中桃李愁风雨,春在溪头荠菜花。为此,一往无前。


看着这条微信,我突然理解了他,一层一层的,从父亲,从教师,再到一个人,弥漫在心里的,是充沛的柔情。那天夜里,他的学生们也一定忘情感动,回忆自己的青春年华,回忆在学校里的岁岁朝朝。


我摸出父亲的日记,手掌大的,小小的一本,浅棕色封面。捧在胸口,再轻轻展开,翻到的是那首熟得不能再熟的《为勉儿百日,咏百句寄北  题名喜雪三叠五十韵》,其中一段我曾经反复默诵:


名勉终生训,行遵四季勤。奋发学不厌,坦荡性和群。脂粉媚气扫,巾帼风韵存。坎坷善从谏,宠辱淡胸襟。理事瑧严缜,捐躯审义真。乾坤循定律,宇宙阔无垠。历浅添前鉴,路迢凭后昆。


再一次诵过,忽然很想告诉那个72岁的男人:老爸,我永远是你的“春分花底子,冬至雪中珍”。

  评论这张
 
阅读(3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